阅读 在数字中穿越在期刊里慢享“小浪漫”


更新时间: 2021-10-12

  《诛仙》貌似昙花一现口碑遭两极,每个选择阅读的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千奇百怪,各自成缘;每个热爱文字的人,心里都有一份独属于自己的、不愿意被世界惊扰的情怀。有人爱读经典名家名著,有人爱看热门网络文学,而对邵德超来说,他喜欢的是“过了期”的期刊杂志。

  在他看来,期刊就像是一小段一小段时间的社会缩影,有一群或可爱、或深沉、或诙谐的人写下一段或长或短的感想。哪怕手上的期刊杂志并不言谈时政,但一期期看下来,其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信息,也像是一位经历沉淀再输出的智者,折射了社会的变迁。这种很慢的“浪漫”,就是邵德超的小小情怀。

  比起那些跌宕起伏、百转千折的小说传记,亦或者是高低顿挫、如歌如梦的诗歌散文,我更喜欢期刊,各种各样的期刊。

  在我看来,期刊是一种很特别的艺术存在,它不像书籍般厚重传世,也不像网络文学的日新月异。期刊很慢,经常赶不上社会的热点,说不上“时效性”,但我却觉得很喜欢——那是一种一段段记忆重叠起来看岁月蜿蜒向前的绵长感。

  现在似乎什么都很“快”,发展快,出行快,信息更新也快。人们每天都在追逐所谓的“热点”,停下时却发现日复一日无以聊赖。于是我开始继续阅读期刊,致力于享受那缩聚的浪漫。然而,或许是为了跟上市场,我喜欢的期刊,其更新周期也在变得越来越短,很多细节我还没来得及品就已经错过了。

  后来,我惊喜地发现了西安图书馆的微信公众号。在微刊栏目里,收录了许多市面上的刊物,文学文艺、财经心理、教育时尚……其中包括许多刊物的往期,这对于喜欢旧物的我,无疑是巨大的福音。

  非常让我惊喜的是《海风》杂志,里面竟然收录了2014年的电子版。我曾经爱极了那座“不怎么爱阅读”的小岛,那个依旧提笔书写着的“远方”,那是后来几年里的版本中我所找不到的灵气。

  阅读是一件小事,眼睛到达不了的地方,文字可以。我想看看从前发生的事,见见曾经存在的人,品一品当时人们的想法和感悟,所以我选择了阅读,选择了与我、与回忆期期有约的期刊。

  新闻链接:近年来,西安图书馆不断强化数字图书馆建设,已建立起涵盖电子图书、期刊文献、音频、视频等类型齐全的较为庞大的数字资源库,免费向读者开放。由西安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西安图书馆承办、西安市13区县的公共图书馆协办的第二届西安市公共图书馆百万数字资源寻找“阅读达人”活动,4月23日启动,持续至10月28日,评选新一届的“阅读达人”,并颁发奖品和证书。